炭喆

*(先看图片)

评论:

队员1:
假的!绝对是假的!电话我打了,是尾鼠接的。尾鼠跟我说 “没有。滚。” 然后就把电话撂了。
[评论:    ……    ]

队员2:
🤔假的吗?我那天看到风柱弟弟打这个电
话被风柱骂了来着,如果是假的那也太可怜。
[评论:    ……    ]

…………(n条评论)

队员3:
是真的!能不能预约上是要看概率的。我看着了,前几天霞柱大人打了50多个电话终于预约上了,半夜去的时候还跟尾鼠打了一架,早上带了一身伤回来,可惨了。
[
评论:

      霞:SB尾鼠!上面都写了孤独少男!SB尾鼠就不让我进!

      尾鼠 回复 霞:说谁SB呢!滚远点!

      队员1:我操是真的啊……

      队员2:我操是真吗?

      队员3:我操是真的!
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 队员n:我操!

      队员n+1:我操!
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 (评论已折叠)
]

…………(n条评论)

队员4:我试了,但是那个电话好像被打爆了。一直是占线。
[评论:    ……    ]

…………(n条评论)

队员5:好像又公布了好几个新电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.xxxxxxoxoxx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.xxooxxoxoxx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3.xxxxoooxxxx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4.xxxxoxxxoxx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5.xoxooxoxxxx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6.xxxoxxoxoxx
[
评论:

      匿名:好人一生平安。

      匿名:好人一生平安。
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 (评论已折叠)
]

…………(n条评论)

炎:被尾鼠少年说了好多 滚 ,心情复杂。⊙∇⊙
[
评论:

      队员3:Σ( ° △ °)

      队员n:是柱本人吗?

      队员n+1:高仿吧。
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 (评论已折叠)
]

水:求预约成功经验。

…………(n条评论)

音:不是!我怎么就能不是孤独少男了!尾鼠你针对我!
[
评论:

      尾鼠:呵呵😊。不单身、不孤独、不少男,还不是处。宁说宁配嘛?

      水:求预约成功经验。
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 (评论已折叠)
]

…………(n条评论)

队员6:问一下,真的有人预约成功过嘛?
[
评论:
      匿名:反正我没有。

      匿名:我也没有。

      匿名:没有。

      水:求预约成功经验。
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 (评论已折叠)
]

…………(n条评论)

匿名黄色皮卡丘:为什么?!为什么!为啥直接去炭治郎家跟本人预约都要被打?还下手那么重!尾鼠你有没有人性啊!?!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
[
评论:

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 尾鼠:你当我不知道你是谁吗?
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 水:求预约成功经验。
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 (评论已折叠)
]

…………(n条评论)

匿名:不是!尾鼠你什么意思啊?你都点赞了,凭啥不让别人去啊?!你这是差别待遇!你这是搞双标!!!
[
评论:

      尾鼠:……

      匿名:尾鼠!你搞差别待遇!你双标!

      匿名:尾鼠!你搞差别待遇!你双标!

      匿名:尾鼠!你搞差别待遇!你双标!
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 匿名黄色皮卡丘:尾鼠!你搞差别待遇!你双标!

      尾鼠 回复 匿名黄色皮卡丘:关你p事。

      匿名黄色皮卡丘:Σ(*゚д゚ノ)ノ
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 水:求预约成功经验。
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 (评论已折叠)
]

……(n条评论)

……(n条评论)

……(n条评论)

队员7:偷偷告诉你们,我成了(´ω`★)。掐好尾鼠出任务的时间打了差不多百来个电话,好不容易才成功的。嘿嘿~日柱大人真的超级温柔w,开始之前怕我紧张还跟我聊天,还做饭给我吃,那个天妇罗~真的特别特别好吃!**的时候也是超级棒w(//∇//),穴紧 腰细 声音好听,虽然是第一但是完全不会紧张。姿势可以自己选,想去的兄弟们们可以提前考虑一下想用什么姿势哦。虽然我在听摇篮曲的时候不知道为啥突然失去意识了,有点可惜,但还是特别感谢日柱大人能给我这个机会,我会铭记一生的|*´艸`*),嘿嘿~
[
评论:
      匿名黄色皮卡丘:失去意识是正常现象,炭治郎唱歌特别难听,我当时也昏过去来着(*^▽^*),大家不要怕。

      炎 回复 匿名黄色皮卡丘:原来如此!

      霞:炭治郎唱歌,难听我也喜欢。

      队员8:我操Σ(°Д°;都是天选之子?!

      水:求预约成功经验。

      队员9:搂主居然敢不匿名?🐮🍺!是条汉子!

     匿名:楼主你是不是傻啊?你真以为之前尾鼠就没出过任务?真以为别人就没成功过?别人都知道偷摸自己乐,咋就你敢用真名说感想呢?你是不知道尾鼠有多护他哥吗?!到底是你飘了?还是尾鼠拿不动刀了?🐮🍺!虽然你肯定活不长了,但是我还是敬你是条汉子👍。

      匿名:🐮🍺!

      队员10:羡慕w

      匿名:勇士!

      队员11:羡慕~

      匿名:我也想跟日柱大人……(*/ω\*)

      队员12:羡慕
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 匿名:哥们。尾鼠回来了。我看着他已经拿日轮刀出去了,你完了。
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 尾鼠 @队员7 @匿名黄色皮卡丘 @炎
@霞:还有那个些个匿名的。你们没了。
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 (评论已折叠)
]

水:…………求预约成功经验……

…………(n条评论)









本人已提出口*服务申请🙌

有没有平时经常会发微博吹炭的朋友


只吃炭右不吃其他的那种


我好饿啊

想看别人吹炭

但是首页人太少了

有的话能不能让我关注一下

我就没事的时候看看,不多说话


求求大家了🙏


路人炭
(路人=我)
(›´ω`‹ )

路人炭
炼炭
(。_。)

路人炭
(路人=我)
(ノへ ̄、)

路人炭
(路人=我)
ヽ( ´¬`)ノ

一周一世

*一周的朋友梗(是以前看过的动画,就是说一个人的记忆只有一周的故事)

*是all炭

其他人物之后会慢慢登场

*第一次主无惨炭(没爱的那种)

*我文笔不好,所以是脑洞那样的流水账对不起

(´゚д゚`)





因为祖先的某些原因无惨恨透了炭家,为了报复就搞事让炭一家出了车祸,炭家人都在车祸中去世了,只有炭和豆子幸存。

车祸中炭为了护住妹妹撞到了头,伤到大脑,导致炭只能记住一周的事情,每周一到炭家出车祸的时间炭的记忆就会被清空重新。

无惨用钱轻松搞定了炭家幸存小孩的抚养权,把豆子丢到孤儿院自生自灭,再骗记忆清空的炭说你家人都死了我是你家恩人,我会抚养你直到你长大成人,还让炭转去了新的学校。

第一周

无惨装成好心的领养者亲切的照顾炭,还亲自开车送炭去上学。像个温柔的养父一样关心炭的起居,每天晚上都跟炭聊新学校的里发生的各种事,俩人一起吃饭,一起出去兜风,一起选晚餐食材。炭虽然能闻出无惨对他有恶意,也知道无惨说的话基本都是假的,但是仍然选择跟无惨好好相处。希望能慢慢化解无惨对自己的敌意,等什么时候能跟无惨平等交流了,再提自己家人的事。

两个人互相维持着假象直到第5天。

当晚无惨和往常一样把炭叫到书房,但是这次没有聊天。

无惨把炭摁在床上,没有扩张直接进入,炭拼命的反抗但是怎么都挣不开身上的人。

在被疯狂的强女干了一个小时后,炭疼得昏死过去了。

剩下的时间炭都在病床上昏迷。

七天周期一到,炭记忆清零。

第二周

炭在病床上醒来,无惨还是那套说辞,但是不同的是这次炭才刚出院就被摁着狠操了一顿,从此之后炭每天的流程就都是:上学、回家、被操。炭闻得出来每次做无惨都只是在泄愤,他不明白为什么无惨那么恨他但是还要抚养他。

炭虽然没有了家人的记忆,但是他仍然发自内心的相信自己的家人一定都是温柔善良的人,自己的家人不会是让人仇恨的对象,只自己要能努力生存下去,努力长大,就一定有机会找回过去的记忆。

为了能跟无惨和平相处炭开始尽自己一切所能的对无惨好。每天早起给无惨做早饭,中午给无惨发短信,晚上回去给无惨做晚餐,热洗澡水,写好作业后穿好睡衣等着被叫进屋里,做♂的时候还会尽量迎合无惨,学着自己扩张后面,学着怎么才能让无惨舒服。

炭就这样无微不至的照顾了无惨7天。

……

——记忆清空——

第三周

炭在无惨的床上醒来,发现自己赤身裸体的跟一个不认识的人睡在一张床上,空气中满是淫糜的气味,身下那个地方还黏糊糊的。炭很害怕,他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是他能通过气味知道身边的那个男人不喜欢自己,于是下床穿上衣服衣服就跑。跑出去才发现外面是完全陌生的环境,炭很害怕,于是边问路边找到了警察局,警察查到炭的个人信息,说已经给你的监护人打电话了他一会就来接你,让他在警局等。

炭看到来警局接他的无惨,这才知道刚才跟自己睡在一起的人原来是自己现在的监护人,虽然还是害怕,但是依然跟着回去了。

两拳在脸上,一脚在腹部。这是炭治郎私自离家的惩罚。

血顺着鼻腔染了半张脸,疯狂的咳嗽,干呕,但是什么都吐不出来。

在地上缩成一团的孩子被强硬的拽起抵在鬼舞辻家雪白的墙上。

"你以为你跑得掉吗"

"你以为一个只能记住7天东西的废人能自己活下去吗"

"你现在唯一的价值就是被我操"

"你这个脑子有病的废物连*便器都做不好吗"

冲击性的话语撞击着孩子的大脑,看着无惨满是怒色的眼睛短暂的失神后,炭治郎抬起沾染了血渍的手在衣服上擦拭了两下,轻轻的握住抓着自己领子的那只手。微笑着说:

“对不起……”

“我不是故意要惹先生发火的……”

“一觉醒来脑子就空空的,我真的很害怕,所以才逃走了……”

“谢谢先生收留了没用的我”

“可不可以告诉我……先生的名字?我不小心把它忘掉了”

那个笑脸灼伤了无惨的眼睛,为什么一个刚知道 自己只是个卑微的家养宠物 的人还能像这样笑出来,灶门家的人果然都是疯子。

……

接下来的几天无惨没再找过炭。

第二天炭被司机送去学校。

来到教室,果然都是不认识的脸。炭想:这样下去可不行,要是一直记不住东西会惹很多人生气的,记日记吧,多少应该能起些作用。

“灶门炭治郎……”

被突然出现的微弱声音吓了一跳,是坐在炭治郎后面金发男生。

炭治郎立即回答

“是!你好!”

“你这家伙真是谱大啊”“刚开学就请病假,昨天竟然还翘了一天的课”

看着身后明晃晃的金发,果然是想不起来啊。炭治郎放弃了回忆。

“那个……同学你是……”

“喂…喂…”“第二次了!”“但是咱们可是亲密的前后桌关系”“至少名字要记得啊!”“算了,最后再原谅你一次”“是我妻善逸”“下次要再忘炭治郎就请吃便当!”

记住啊……

炭治郎面露难色

“善逸……“”我……”

“哈?!”“我存在感微弱到名字都让人记不住吗?!”“是这样吗?”“原来是这样吗?”“原来是因为这个情书才都被退回来了吗?!!!”“原来是这样吗?!!!”

……善逸……好吵啊……

而且我觉得原因应该不是这个……






——tbc

垃圾屑文(  -_ゝ-)好想删掉

搞同人搞到自闭

我还是老实学习吧